乐安笙 作品

五百一十三、山精

    没错,它的形象正是毛巾上画的那个山精形象。

    田小远惊慌未定时,方才还在树底下卿卿我我的一对情侣,彼此松开手,站起身迎着那山精走来。

    “呜——”那山精走到雕像下,爬到基台上,双手掐腰朝着天空嚎叫着。

    一声短,接着又一声长,远远地传送出去。

    田小远暗自惊叹,心说我的孩儿,你牛逼啊!这中气十足,吼声连绵不绝,就凭这,老子知道你不好惹。

    正忐忑不安时,周围又陆陆续续地出现五六个人,同原先的那对男女像群星烘月般聚拢到山精周围,静静地站在那里,一声不吭。

    这时,山精的吼声停止了。

    周围又是风声雨声和偶尔的雷电轰隆声。

    田小远待了片刻,不见下边动静,他忍不住伸头向下边望了一眼。却见他们依然站立不动,方法一开始就是立在那儿的雕塑,令人不解地是他们的目光齐刷刷地望着近在咫尺的湄公河。

    看那儿干嘛,难道河里有东西不成?

    田小远冒险去看那黑幽幽的江水,除了风大浪涌之外,似乎没什么不同!

    倏地,一阵哗啦啦的水声从江面传来,听上去像是有大船过江。田小远再次凝目远望,此时江水掀起了数丈波浪,一阵白花花的水从对面横切而来,如要将整个江水切成两半。同时,江面上两盏硕大的红色船灯激射到这边,晃晃悠悠摇摆着船身迎面横渡。

    空中风大雨急,上流的水势逐渐汹涌翻腾,冲到黑乎乎船上激起一道冲天水墙。

    看来哪和尚就在这黑船之上!

    田小远心中暗想着,他低头又朝下去看山精一伙。见他们此时开始移动,从山精为轴心,分两排向着江面的方向分开,形成扇形。

    “呜、呜、呜!”山精发出连贯的嚎叫声,似乎在向那船上的和尚叫板。

    明晃晃的红色船灯跨过江心,越来越近。

    田小远越看越是心惊,这哪里是什么黑船,分明是一条游动着的巨蟒!

    那灯也不是什么红色船灯,而是巨蟒的两只大眼睛。它硕大的头颅只露在江面之上,身子大半截没在水面下。身体灵动无比,活像是酸辣粉中的粉条。

    椭圆形的脑袋像一头牛犊,长长的蛇信子一吞一吐,如两把飞旋的镰刀,唰唰唰地采集着空中的信息。

    它逐渐游过江面昂昂地游上广场,身子一甩一摆之间,搅动岸边的卵石咔咔乱响。

    奇怪了!说好的和尚呢?田小远略有不解,略一思索,想必是安波娜分析错了吧。

    硕长的蛇身如半截肉墙,稍一摆动,似乎有足够的力气将江树给连根拔起。它越游越慢虎视眈眈地盯着山精及其召集来的帮手,身体慢慢盘旋着,一圈又一圈,像一坨弯弯曲曲的大便盘旋而上。脑袋几乎后弓着,高度超越了田小远,甚至还有俯视的味道。

    这相差也太悬殊了,能是一个重量级的对手么?

    山精一米多一点,而巨蟒身体的直径平均直径都似乎接近于一米左右。

    黑蟒一动不动地盯着山精。硕大的红眼睛射出的光如同红外感应的车灯。

    山精张着嘴,露出长长的獠牙,从基台上跳下,它扬起双臂,像是要振翅高飞的山鹰,同样站稳了脚步,一动不动。

    他们一声不响地互相盯着,彼此都不在动也不再发生,两大两小四颗眼睛射出的四道光纠缠在一起,厮杀着,摔打着。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风声雨声其势头不减。

    田小远除了感受到山精的戾气之外,还面临着巨蟒的无形压力!这戾气和压力给田小远带来恐惧和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