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眼的哞伽罗 作品

第三十七章 国师,快收了神通吧!

    李德生同志说过,要搞清楚矛盾的问题,和元军的战斗是外部矛盾,彼此是你死我活的关系。

    鄂州军张世杰部是内部矛盾,沈光想要的是接收鄂州,也就是后世的武汉,而不是杀得尸山血海。这样操作的话,只能得到饱含仇视的敌对城市,对他后面的打算是不利的。

    黑狗血、天葵血、米田共三大法宝齐出,实在是把沈光给气笑了。

    之前他已经手下留情了,襄阳号舰队的炮击瞄准城墙去,并没有对城头进行压制射击,不然按照这些宋军的排列,一轮轰炸就血流成河了。

    现在呼啦啦冲出来一大队人,先是“法宝攻击”,然后是猪突冲锋,显然是要把沈光这一队一百多人的海兵队一口吃下的架势。

    没错,这些严格来说是以后海军陆战队的士兵们,暂时叫做海兵队,既然都搞大建了,那么培养水兵自然也是不能放下的。

    画着滑稽的表情包的催泪弹当然是沈光特制的,全世界的舰炮都没有用催泪弹的先例,战舰那是大杀器,杀伤敌人,击沉敌舰才是它们的任务,催泪弹这种警用装备怎么可能被海军看得上。

    这批炮弹还是沈光昨天连夜指示随身工厂生产,让人从襄阳基地运过来的。

    被恶心坏了的国师大人示意下,催泪炮弹呼啸着落入了出城勇士们的阵型中,浓浓的烟雾弥漫,除了几个非常倒霉被弹片击中要害的家伙,剧烈的咳嗽在宋军中响起,所有人都是眼泪鼻涕直流,双目通红几乎不能视物,一下子就失去了战斗力。

    “妖法,这是毒烟妖法!沈光妖道怕不是蜈蚣精变得!”

    “这蜈蚣精太厉害了,怕不是有千年的道行。”

    “天呐,我大宋这是怎么了,妖孽横行!”

    原本笑眯眯地看着宋军满地打滚,心情转向愉悦的沈光同志,脸色又黑了下去。

    你才是蜈蚣精,你全家都是蜈蚣精!

    劳资这么帅,怎么可能是蜈蚣精那个臭屌丝呢?

    我要是蜈蚣精,就没有蝎子精什么事了,分分钟就把蛇精小姐姐寝取了你信不信?

    呸,我在想什么,我不是蜈蚣精!

    你们这是在自寻死路!

    然而这个位面对力量的限制很厉害,临安装逼打了一次雷,弄得自己差点岔气受伤,很是调养了几天。

    所以沈光现在使用力量很是小心,不过这难不倒龙骑士先生,用不出神剑御雷真诀,那么就用雷符好了。

    蜀山派和青云门都有制符的传承,沈光平时也很注意积累,比起需要运灵力使出来的雷法,当然是符法更加方便,不然道家画符的本领为何会成为最核心的功法传承下来呢?

    只不过这个低武位面,符法真正成为了摆设,王重阳大佬就是掌剑双绝包打天下,画符?

    不存在的!

    现在道门流传已久的符法再次重现人间,沈光摸出的黄纸符还有上面的朱砂符箓,无论是鄂州军还是自己这边的,大家一看就能懂,接下来是见证奇迹的时刻了。

    随着国师大人符箓轻轻一甩,朝着鄂州军扔出,轰隆隆,咔嚓,哔哩哔哩哔哩……

    橘势又变成了哔哩哔哩,不得不说炮姐对沈光的影响还真是潜移默化,画个符都和第三位同学亲至差不多。

    又是弱伤版武器,也就是御坂美琴平时最常用的高电压低电流,白井黑子嘴里“姐姐大人爱的鞭笞”,雷云笼罩住了这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