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花家的萝卜 作品

第二百二十一章 同样是清晨

    冷风一过,神志才终于清醒了过来。他揉揉鼻子,低头看着自己的一身狼狈,眼中有火气腾地一下升了起来:“死太监!竟然敢把小爷就这么扔在这……”

    他话说到一半,又打起喷嚏来。

    小太监垂手站在旁边,也不敢多言。

    浪遥双手抱胸,搓了搓胳膊,眉头皱得极紧,甩头看向小太监,语气不善:“那个死太监那?去哪了?”

    “奴,奴才也不知。”

    小太监低下头,谨小慎微地回答了一句。

    浪遥拧着眉环顾四周,目光最终落在最近的一间屋子上。

    他迈步便准备上前,气势汹汹,似乎是要去打架的。

    “鬼医!这个屋子可去不得!”

    小太监抬头一看他的去向,心里‘咯噔’一下,冲上去便想要拦。

    这里可是之前夕涵姑姑住的屋子!主子怕他们笨手笨脚,每次都是自己收拾的。

    屋里的一切,都宝贝的不行。

    如果鬼医跑进去不知轻重地弄坏两件,主子肯定不能轻饶自己!

    到时候,‘死’恐怕都是一件小事了。

    想到这里,小太监不由打了一个寒颤,神态更急迫了几分。

    “怎么去不得!小爷我,就是要去了!”

    浪遥瞬间冷了脸,一把推开小太监,就准备闯进那间屋里。

    小太监反应不及,被直接推了一个跟头。

    他顾不上身上的疼痛,爬着上前想要抱着浪遥的腿。

    “闹什么。”

    门却突然从里面打开了,安子从里面走出来,语气凉薄。

    “奴才见过主子!”小太监立即停下动作,变换成跪姿,带着几分慌乱解释着,“主子,鬼医想要进这间屋子。奴才劝不住。”

    他深深地垂着头,声音带着几分颤抖。

    看着小太监的怂样,浪遥撇撇嘴上前,大手一挥道:“怎么了!小爷就是要进去!还不许小爷进了?”

    他横眉愣目,一副要打架的样子。

    “何事?”

    安子的目光转过头,面上平静极了,眼中无波无澜。

    “你还敢问我何事!”浪遥的火气被他的冷淡一下子点燃了,跳着脚骂了起来,“死太监屋子住得舒服不!你竟然敢把小爷扔在院子里!你知不知道……”

    浪遥正骂着,视线扫过安子的脸,动作便是一滞。

    他停下动作,皱着眉,往前凑了凑。

    安子也没有躲,就是站在原地,冷冷地看着他。

    “你的脸怎么那么红?”

    浪遥挑眉扔出一个问题,眼中带出了些戏谑的意味。

    他没有等安子回答,伸手便拽了安子的手腕,把了一下脉。

    这一把脉,浪遥就笑开了。

    “哟~不是去屋里住了。怎么风寒这么严重啊。还发了高热。啧啧,真是凄惨。”

    之前的不快全都一扫而空,浪遥笑得开心极了,似乎大仇得报,脸上满是幸灾乐祸。

    安子却根本不愿搭理他,视线从他扫过去,迈脚离开,扔下一句话:“带你去见人。”

    “诶?这么积极?”

    他的话倒是把浪遥弄得一怔,他皱皱眉,似乎有些摸不到头脑。

    安子没有解释,慢步走着,步速平稳。

    “阿嚏!”

    浪遥跑了几步追上来,还没有开口便打了一个喷嚏。

    安子没有回头,转眼便要出院门。

    “小爷我今天先不去!”

    见他又走开了,浪遥紧紧地皱着眉,高喊了一句。

    安子的步子一顿,视线扫过来,似乎在等着他的解释。

    “你这死太监病成这样,再给人过了病气。”

    浪遥上下打量了安子一圈,满脸的嫌弃不加掩饰。

    安子没有回答,只看着他等着后面的话。

    “阿嚏!而且小爷我现在也染了风寒,更不适合去见了。算了算了!等到下半个月吧!”

    浪遥说着话,又打了一个喷嚏,皱着眉解释了。

    安子看他一眼,转身便走了。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