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骑逐漠 作品

第31章 除颤

    心跳变弱过程是缓慢的,如果不是出于高专注状态下的锐化,秦汉势必无法发现这一不好的趋势。

    向来镇静的心情因为这未曾料到的情况一下变得烦躁不安。

    这种莫名的烦躁来自意识深处,直指锐化专注观察的那颗粉红心脏。

    在被这莫名烦躁紧紧包裹到某一个点时,同时看着祝幼仪与心脏的秦汉脑海中闪现一组画面。

    继百丽酒店的床上醒来之后,这是秦汉第一次重新能够“梦”到未来,而清醒状态的片刻梦境就囊括进在与秦汉连接紧密的祝幼仪——秦汉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锐化实践的女孩与这颗心脏。

    画面短暂而破碎,即将发生的片段很不美好。

    “阿曼达阿姨!”

    身体因为剧烈战斗而脱力的秦汉单手扶着车门。????之前战斗状态有多高现在虚弱程度就有多大,秦汉完全是用强暗示命令自己的身体和意识。

    “医院!”

    板寸头刚刚给祝幼仪的tq止血带上标注了时间,阿曼达还扶着祝幼仪。

    阿曼达一直注意祝幼仪的变化,同样没有完全恢复状态的她果断地行动起来。

    “走!”

    年幼的小艾丽还没有清醒,但是做母亲的阿曼达已经焦急到顾不上这点,指挥将祝幼仪安放到越野车上。

    东风猛士发动,迅速向水乡的医院驶去,板寸头犹豫了片刻留下另一个战士,自己携带武器一同坐上这辆车。

    依然有些脱力的秦汉就小心护着车内的祝幼仪,金毛土豆似乎也感受到此刻压抑的氛围垂着脑袋轻轻舔祝幼仪手背。

    越野车绕着水乡的外围驶在青砖上,秦汉抓紧时间恢复自己的精神力和身体。

    在一块凸起处汽车颠簸起来时候祝幼仪小声闷哼,似乎牵扯到伤口了。

    “疼,又冷。”

    她声音低得像是在对自己说话一般。

    秦汉脱下军装外套轻轻盖在祝幼仪的身上,看到女孩那依然有些痛苦的表情,他的内心也跟着难受起来。

    精神力已经恢复些许,他开始将并不富余的精神力温柔地掺杂在说给祝幼仪的暗示里。

    “你会觉得身体温暖起来,随着每一次呼吸身体都会更加温暖,疼痛也无法再烦扰你。”

    “恩。”

    随着精神力和煦而稳定地输出,秦汉在颠簸的汽车上施加更多的暗示来减缓生理痛楚。

    祝幼仪的眼睛已经慢慢紧紧闭上,和艾丽一样长的睫毛在轻不可见地颤动着。

    看到原本美丽而独立的女孩如今脸色苍白嘴唇干裂没有血色,柔弱而惹人怜悯,秦汉对于杰克老大的恨意更加难以遏制。

    阿曼达焦虑地看着车内后视镜,全程都在尝试加大油门加大速度,但特殊的地形始终限制着巨大车身的猛士车速。

    咚。

    咚。

    祝幼仪跳动的心脏一直在秦汉的锐化中产生轻轻的涟漪与回响,虽然比健康状态下一直虚弱但还在泵着血液。

    然而秦汉数分钟前“梦”到的画面出现在现实中的锐化里。

    心脏跳动开始出现变化。

    秦汉瞬间意识到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顾不上冷静他焦急地寻找一切意识的潜意识的信息。

    人生积累的画面与信息在脑海中骤然出现又转瞬湮灭。

    有些是教科书学的、有些是网上看的、有些是专业人士说过的,但大多数都是秦汉埋藏在潜意识深处没有记忆的信息。

    潜意识还支配着呼吸、循环系统,其他所有的能耗与心智都用与信息的处理。

    “室颤。”

    “室颤。”

    秦汉猛然睁开双眼,从快速眼动状态恢复,然后嘴里念叨着这个词的同时将锐化全面铺展开,以车为中心迅速扫描一切经过的建筑。

    正在驾驶汽车的阿曼达首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