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艳君 作品

第二章:救人

    第二章:救人

    .........。

    魏三刀死了么?答案暂且不说,不过,很快就会揭晓。

    燕老八等人一走,满天飞舞的雪花不一会将他覆盖。

    他的坐骑.——马不仅在周围打转,而且用蹄不断刨主人身上的雪花。

    有时还仰天长啸,这种足以划破空旷的天际声音,显得凄凉之极。

    山路无人,再之风雪侵袭,它如此执着不肯离开,也算对主人忠心耿耿了。

    约过半个时辰光景。

    “嘚”“嘚”“嘚”,一阵马蹄声由远而近驰来。

    一阵,代表着不止一匹。

    但也不多,山路上仅有两匹几乎并驾齐驱的马在飞奔。

    背上分别坐着一名身穿深黄大衣,头带黑色布帽,脸呈坚毅的男子。

    另一位则是穿着白色棉袄、头及脖子围着厚厚围巾的少女。

    他们正是前去矩州定远镇竹青坡抓捕“羞花”婆婆萧朝英的桑无痕和商依依。

    两人行至魏三刀落难的地方,看见那匹狂燥不安乱转的马。

    依依一紧缰绳,大声道:“无痕哥哥,好奇怪,风雪如此之大,怎会有匹孤零零的马在这里?”

    桑无痕没回答,双目一扫,突然一翻而下,沉声道:“好像发生了什么事。”

    言毕,朝被马刨过,露出一点衣物的白雪堆走去。

    依依见状,也立刻下落。

    桑无痕来到白雪堆,俯下身,用手快速扒开雪。

    当魏三刀整个身子及手中紧握的朴刀显露出来时。

    “捕快?”依依弯着腰惊讶道。

    “对。”桑无痕一字出口,脸色瞬间凝重起来。

    “他为何睡在这里?是死还是活?”

    前一问句,摆明废话。

    桑无痕一把脉:”还有微弱心跳,不过,血管里有血流受阻的现象。”

    “你意思:他被人点了穴,睡在这里?”

    “不仅被人点穴,从惨白的脸上看,可能心脏已经受损。”

    桑无痕解开对方大衣纽扣,手一伸进,脸迅速呈惊异之色。

    “怎么啦?”

    “这名捕快胸骨虽被人用掌力震断几根,但心脏却仅仅受到了轻微震荡。之所以会出现脸色惨白、昏迷不醒,纯属是在胸骨断裂时,剧烈疼痛造成。”

    “也就说,他,他在受到重创之时,凭借自己深厚的内力抗衡,方才保住心脏而不致于毙命。”

    ”是的。但若放任不管,且不讲冻死,也很难保证苏醒之后能活。”

    “既然这样,那,那你还不出手救他?”

    桑无痕露出难得笑意,朝依依一看,调侃道:“和你一本正经在分析,哪有时间出手?”

    说话同时,快速将人扶正坐起,再用手一拍他太阳穴,瞬间穴道解开。

    随后,自己也坐雪地,双掌一抵对方胸前,一刹那,一股强劲内力便源源不断从掌心窜出冲进对方体内。

    约十分钟,魏三刀嘴唇微动,发出“嗯”“嗯”之声。

    “醒了,醒了。”

    随着依依一声惊喜大叫,又见嘴角冒出黑色之血,缓缓下流。

    这一下,令桑无痕长出一口气,因为,他输送内力,其目的就是要将魏三刀体内的淤血逼出。

    “嗯,性命已经无忧,只,只是体内的碎骨若不取出,恐,恐怕一身武功也会全废。”

    音一落,便见魏三刀迷糊地睁开双眼看着他,少顷目光一移,瞧向依依。

    “你,你们救了我?”

    明显,大脑十分清醒。

    “准确地说。是无痕哥哥救了你。”依依笑了笑道。

    “谢谢。”他口出二字,身子一动,想站起来。

    谁知,被一脸严肃的桑无痕用手按住肩:“兄台与人打斗,胸骨已经断裂了几根在体内,现在最好别乱动。休息一会后,我搀扶你上马去小镇,找一名郎中,看他有没有办法将留在体内的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