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艳君 作品

第四十六章:杀因

    第四十六章:杀因

    刚进入睡眠的风月琴迷迷糊糊听得声音,迷迷糊糊一睁开眼。

    当看清两人面孔,不禁脸色“唰”地惨白,身子床内边一移,惊赫一声:“桑,桑无痕。”

    “风月琴,希望你最好别动,也不要起无谓的反抗之心,否则,吃亏的是你自己。”声音极沉,也透着一种威严。

    “原来,曲三不是救我,而是见我伤太重,不便带回衙门而暂系这里。”她唉声自语一句。

    “你错了。是我发现他的破绽,经过审问方晓你藏匿之处。”

    桑无痕平和说完,又稍稍提高一点声音:“你知道吗,他为了你已经革职查办。”

    “曲三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是风月琴心里的疑问,当然非弄明白不可。

    “你大脑已被“忘魂”针控制,成为了别人的棋子,不清楚一点都不奇怪。”

    “此,此话怎讲?”

    “我来一五一十地告诉你,你从小在益州城内长大,与母亲夏无双相依为命开着一家酒楼......。”

    ”不可能,我是孤儿,自幼流浪江湖,几月前”羞花”婆婆才收留于我。”风月琴打断话,大声道。

    ““羞花”婆婆根本不存在收留,而是用“忘魂”针控制于你,使你失去一切记忆之后为她死心踏地办事。”

    “简直胡言乱语。”风月琴极为尖锐的吐出一句。

    “你既然认为我乱言,那好,我问几个问题,你可如实答的上来?”桑无痕目光定在她脸上。

    “问。”

    “你说自幼流浪江湖,“冰柔”剑法师承何人?”

    风月琴歪着头,想了一会道:“记,记不清了,好像我与生俱来就会,并且口袋里一直有这种剑法的剑谱。”

    “剑法是你娘传授给你的,剑谱则是酒楼发生变故之后,可能导致你伤心欲绝,离开时随手拿的。”

    “这些,我,我怎一点印象都没有?”

    “刚才已经给了你答案。”

    “我,我真中了什么“忘魂”针?”风月琴顽固的思想似乎有了松动。

    也是,任何人如果记不起以前的事,都会好奇自己为何记忆力这么差。

    “风姑娘,这是千真万确的。”依依看着她,有点怜惜地插话。

    “那,那,酒楼发生了什么变故?我娘又在哪里?”她用迷茫双眼看着桑无痕和依依问道。

    “这两个问题,我不会回答你,反正从花步艳的口中已经知道了“羞花”婆婆——萧朝英的准确地址,等我抓到她拿到“还魂”针恢复你记忆,到时,一切都清楚。”

    桑无痕话刚完。

    布帘掀开,中年妇女用盘子端着两个大碗走进来。

    “两位,天冷,喝点热茶吧,暖和暖和身子。”言完,把盘子放在梳妆台上。

    “谢谢前辈。”依依客气一句。

    “不用啦。”她双目一扫:“咦,你们好奇怪,房中有椅子怎不坐呢?”

    桑无痕笑了笑:“站着和风姑娘说话舒服一点。”

    “好,你们继续聊,我出去准备饭菜。”

    听到如此暖心且又朴素的话语,两人几乎同时道:“不用麻烦您,我们可能马上要带风姑娘回衙门。”

    “这,这......。”

    瞧着对方有点尴尬脸色,桑无痕诚恳道:“前辈,您有什么事自个去忙吧,不必认真理会我们。”

    妇女闻听,只得点点头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