遍地沧桑 作品

第439章 避祸

    林驹虽然比较伤感,但是到车站送同学一程,这点事儿他还承担得起,不至于逃避。

    今天没来送行,确实是有急事儿。

    今天早晨六点,林驹突然接到葛嫂的电话,说家里出事了,叫他赶紧到绢纺厂去找她。

    林驹问出了什么事儿,葛嫂支支吾吾地也不详细说,只说是女儿葛飞燕出事儿,等林驹到了就知道。

    葛昌盛现在在南头的服装厂里学习,走的时候给葛嫂留下话,有什么困难就找林驹,所以葛嫂就给林驹打了电话。

    林驹虽然只见过葛嫂一面,但也知道她是个稳重的人,如果没有急事儿,也不会找她。

    说到是葛飞燕出事儿,林驹不假思索就相信了。

    这个小丫头,就是个好吃懒做的小太妹,惹祸出事儿是正常的。不出事儿才不正常呢。

    绿江是一座轻工业为主的城市。

    纺织、造纸、电子工业比较发达。

    尤其是纺织业,在全国也处于领先地位。

    这里有全国最大、最先进的化学纤维厂,有最大的丝绸厂和丝绸印染厂,至于一般的毛纺厂,纺织厂,织布厂等,就更多了。

    葛嫂所在的绢纺厂,就是一家比较大的厂子。

    林驹到了绢纺厂的时候,已经快八点了。

    让他比较奇怪的是,有十来个大鬓角、喇叭裤的年轻人正在徘徊。

    不过,林驹也没太在意,停下车到了门卫室,说明了来意。

    “找葛嫂?你是他什么人”?

    门卫压低了声音,警惕地问道。

    “我是她丈夫的朋友,是葛嫂叫我来的”。

    “你叫什么名字”?

    “林驹”。

    “哦,那就对了。你小心点儿,门口那些痞子,就是来找葛嫂的。那个车是你的吧?”

    “是我的”。

    “你把车开进来,你拉着我进去,领你见葛嫂”。

    几个小痞子而已,至于这样嘛。

    林驹出去开车进来,拉上门卫进到院里,转了个弯儿,就到了一个仓库跟前。

    下车后,门卫把林驹领进一间屋子,就看见了葛嫂和葛飞燕。

    “林驹,你总算来了”。

    葛嫂一脸焦急的样子。

    再看葛飞燕,一脸惊惶,脸色煞白。

    “葛嫂,你不要着急,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唉,还不是这个死丫头,又惹祸了。你说她爸也不在家,别人也不愿意管她,实在没办法,就只好找你了”。

    “葛嫂,你慢慢说,有什么事儿我来帮你”。

    葛昌盛提前退休之后,葛飞燕就到土特产公司接班。

    她文化水平不行,又没有一技之长,就被安排到仓库去,当了保管员。

    按说这个差事,对于葛飞燕来说,已经很不错了。这还是人家领导看在葛昌盛的面子上,才给安排的。

    若是换了别人,很可能就去当装卸工了。

    即使这样,葛飞燕还不满足,仍然嫌脏嫌累。也不好好上班,迟到早退是家常便饭。

    人家找她入库出库的时候,经常找不到人。有时候连续几天都不上班,也不请假。

    即使这样,她还嫌事儿小,没钱花了,竟然把库房里存放的两张元皮偷出去给卖了。

    领导找到了葛嫂,说了葛飞燕两回,好了两天,就又恢复了老样子。

    下面的人反应很大,领导没招了,就只好给她放假回家,工资自然也就不给发了。

    不用上班了,葛飞燕如出笼的鸟儿,可算是有了自由,就成天跟那些混混混在一起。

    昨天晚上,跟人家在一起跳舞,因为抢舞伴,跟另一个小太妹打了起来,用砖头把人家脑袋打破了。

    那个小太妹的哥哥也是个痞子,手下有十来个人,就找葛飞燕算账。

    葛飞燕见势不妙,就跑到了绢纺厂来。

    葛嫂正好上夜班,她就躲在母亲这里。

    被打的太妹哥哥,带人找到了这里,就是现在门口的那些人。

    幸亏这里有门卫,绢纺厂又是个大厂,这帮混混才没敢进来。

    虽然进不来,但也没走,就在门口等着葛飞燕出去。

    “葛嫂,你想叫我怎么帮你”?

    “我寻思着,叫飞燕出去躲一阵子,你那里……”

    “行,就到我那里躲着,我带她过去。你放心,在我那里,没人敢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