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梦潇潇 作品

第一百五十八章:孤注一掷

    半晌过后皇后循着线,将之前所有的一切都联系到了一起,最后终于想通了所有关节,并且脑中还闪现出了一个大胆是想法。

    “速去将太子请到我宫中来。”皇后突然目光一凝露出极其可怕的面孔,直接对着身旁的心腹宫女吩咐道。

    安平公主看着自家母亲这副模样,心中升起一股战栗之意,站起身子往后退了一步后,对着皇后喃喃道:“母后,你这是又想要做什么?”

    皇后这才发现自己失态了,连忙收起不自觉散发出来的戾气,对着安宁道:“乖女儿,等等母后有事要与你太子皇兄商议,你就先行回寝殿一步等等母后在去看你。”

    安宁公主听完皇后的话,眉头不由得轻轻皱起,心中想到每次有什么大事,皇后都不愿意和她讲,还口口声声说是为了自己好,明明就是偏心儿子,还非要用那么冠冕堂皇的话来搪塞自己。

    可安宁公主也不是傻子,若是她硬要留下,皇后不仅会发火不说,到最后一样还是会避开她商量事情。这样一想安宁公主立刻露出了笑意,对着皇后躬了躬身子,带着宫女先退了下去。

    没过多久,一身华服的太子便风风火火的来到了凤栖宫,当皇后看清了太子眼下的淤青时,脸色立即难看了起来,不悦的对着太子开口道:“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有闲情逸致沉迷女色?真是不知所谓。”

    太子自知礼亏,于是连忙对着皇后跪下道:“儿臣知错,请母后惩罚。”

    殿外正偷看的安宁公主看着太子如此模样,不由得瞥了一下嘴腹诽道:“还请母后惩罚,说得跟母后什么时候真的惩罚过你似的。”

    果然,皇后不出安宁公主所料,直接对着太子摆了摆手道:“起来吧!本宫叫你过来不是要问罪的。今日本宫想到了一个关键的事情,关乎你的前程以及逸蜀的未来,所以这才叫你过来商量。”

    皇后此话一出,无论是殿中的太子还是殿外偷看的安宁公主,皆是不由得瑟缩了一下,瞬间变得正色了起来。

    皇后说完对着殿内的其它人摆了摆手,见所有人都退下后,这才对着太子道:“若是本宫推测得不错的话,你父皇并无意传位与你们,无论是你还是老七、老四,都只是你父皇平衡朝堂格局的棋子,所以我们不能再继续这样下去了,得主动采取措施。”

    太子听完皇后的话,不由得眉头紧锁,双手也不自觉的怀抱于身前,右手则是放在了下巴上,静静的开始思考起来。

    “母后为何会这么说?”半晌后,太子还是觉得皇后说的话不合逻辑,于是不由得开口继续问道。

    安宁公主听着这些就更不懂了,这些本就涉及朝堂争斗,她又娇养深闺,完全就不知道皇位之争有多灿烈。她只知道太子乃是皇帝亲封的太子,是天命所归,其他皇子势力再大也是徒劳,就单单身份便不可能与太子皇兄比拟。

    (本章未完,请翻页)

    皇后看着自己面前的儿子还没想通关键,不由得恨铁不成钢的开口道:“本宫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愚蠢的儿子?你父皇这些年不断扶持其他皇子与你争锋,无论是老七还是老五甚至现在的老四,都只不过是他用来制衡你的武器;或者说他利用的是众皇子的野心,来让你们几人互相制衡。不然你以为你现在为何会又站上了朝堂,类似的事七皇子没有发生过吗?他如今只不过是觉得老七老四太不听话了,这才放你出来吓吓二人,好让他们安分守己一点。”

    太子闻言只记得心中一惊,可依旧还是觉得没有皇后说的那么恐怖,皇帝总有一天是要死的,他必定会提前想好传位之人,不然到时候皇子之间争夺,他又有何颜面去见逸家先祖。

    “母后,你这是杞人忧天了,父皇若是只当我们是他手中的棋子,那他的皇位要怎么办?”太子想到此处,不由得笑了笑对着皇后摆了摆手。

    皇后看着冥顽不灵的儿子,不由得心中怒吼了一声,可儿子还是自己的儿子,即便是愚蠢自己也不能弃了他,只得压下怒火对着他吐出了三个字:“逸风月。”

    太子闻言更是好笑起来,直接道:“老八整天到处闲逛,对朝堂之事一无所知,父皇就算是傻了也不至于将皇位传给他吧!母后就不要再瞎猜了,这事绝无可能。”

    皇后听到这再也压制不住怒火了,对着太子便劈头盖脸的骂到:“就是因为你如此愚蠢,这些年才会毫无进步,且不说逸风云像极了欧阳那个贱人,就说他这几年对逸风月的放纵,就没有什么不可能。单单逸风月娶舒晴这件事就知道,他只是借着赐婚名义给逸风月找靠山呢!就你这蠢货还以为你们父皇是什么好人。”

    太子被皇后这一通骂的,立即回神反应了过来,于是不由得看着皇后道:“那母后叫儿臣前来,是已经想好了对策了吗?”

    皇后这才气消了大半,转身对着逸风繁道:“本宫是有了一计,安宁说得不错,无论如何你才是正宫太子,第一顺位继承人。既然你们父皇无情,那就怪不得我们狠心了。”

    皇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