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药 作品

第719章 野心

    ·()

    ·()

    顾轻舟的笑容是温柔的,甚至有点端庄。

    这是她做少夫人时刻意培养的。

    蔡长亭看了她几眼,始终觉得她没有阿蘅那样的矜贵。

    到头来,顾轻舟始终只是个端庄的妇人,她的人生也不可能再有什么高度了,阿蘅却不同。

    英国人有自己的女皇,他们发展得那么繁盛强大。如今正在西学东渐,多少人叫嚣着学习英国,那么为何不学习人家的政治?

    假如真的要出一位女皇,阿蘅大概是最好的人选。

    她血统高贵,她气质清华。

    “你说得对,我已经败露了。”顾轻舟笑笑。

    阿蘅端起普通酒,那艳色酒波微微晃动,荡出潋滟的涟漪。

    她抿了口,红酒将她的唇色染得饱满秾艳。如此,她眉宇间的媚态更加张扬。

    “你失败是迟早的。”阿蘅气度冷冽,颇有智慧超群的姿态,“从一开始,你不应该嫁入司家。你可是堂堂的固伦公主,大清真正的嫡公主,司家那些土匪军阀,配不上你。”

    顾轻舟苦笑。

    蔡长亭在旁边,为顾轻舟也倒了一杯酒,问她:“司慕死了?”

    他们知道一些,却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顾轻舟既然来了,就开诚布公,把事情仔细告诉了他们。

    “是,司慕死了。”顾轻舟开始真真假假的说话。

    她十句话里掺杂两句假话,叫人真假莫辩。

    她不胜唏嘘说起了自己的婚姻,又说起了司芳菲的死:“证据都指向了我。我可以去查清楚的,但是没必要。男人不信任我了,我就不会委屈自己。”

    阿蘅道:“愚蠢!婚姻需要呵护,一点小事就闹得要离开他,你根本保护不了你的婚姻。”

    “不,因为我们经历了太多。”顾轻舟低垂了眼帘,重复道,“我们经历了太多”

    阿蘅道:“别伤心了。”

    蔡长亭就在旁边判断。

    顾轻舟假如啼哭,那肯定是假的;顾轻舟假如故作争辩,也肯定是假的。

    现在,她眼底的那点疲倦和哀愁,是藏匿不住的,似乎是真的。

    蔡长亭就觉得,此前不好判断她的态度。

    “司夫人不死不休,她会搞臭我的名声。我爱司行霈,哪怕他再怀疑我,我也爱他。一旦事情闹开,民众会猜测我毒杀了前夫,他们会恨我,到时候怨气都会撒在驻军身上。

    司行霈在平城根基浅,现在还没有到能操控人心和民意的地步。到时候人心不稳,军心难定,平城朝不保夕,我会毁了他的心血,也会毁了一方太平。”顾轻舟道。

    蔡长亭看了眼她。

    这句,是真话。

    她想要离开司行霈,也许有很多理由。此前舆论对她不利,她想要避开这个风口浪尖,是她的理由之一。

    这点她没有说谎。

    “他连自己的妻子也保护不了?”阿蘅冷哼。

    顾轻舟道:“这点,我已经想好了,你没必要讽刺我。”

    说罢,她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阿蘅也抿了半口。

    “你只是躲避,而不是要跟我回家,我不会带你去的。”阿蘅重重放下了酒杯,“你在亵渎我们的大业。”

    蔡长亭插话道:“其实,带阿蔷公主去看看,到时候她自愿选择去留,也是可以的。夫人让带她回去。”

    他同意让顾轻舟去。

    不管用什么理由,他都想把顾轻舟弄到太原去。

    想要顺利离开江南地界而不被司行霈追击,他们就需要顾轻舟自愿,而不是绑架她。

    当然也绑架不了,顾轻舟实在精明。

    现在她愿意去,最好不过了,至于她的目的是什么,蔡长亭不在乎。

    顾轻舟就看了眼他们,笑道:“你们连名字都给我取好了?”

    她说这话,尽可能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温柔,可那浓浓的嘲讽怎么也掩饰不了。

    “这是你还在肚子里时,阿玛给你取的名字。”阿蘅的脸上,涌动几分愤怒的红潮。

    顾轻舟也变了脸:“阿玛阿玛,你还记得他长什么样子吗?可笑,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