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86章 兔死狐悲

    仔细想想,这人放才叫年氏的时候称呼的也是贵人。

    难不成在活佛看来,四爷的女人都是贵人?或者说……皇子皇孙的家眷都是贵人。

    对于这些,祁玉暂时摸不清楚。

    至于什么大功德的,祁玉也没有想。

    随意说了两句话,感受一下真正的不是书面上的仓央嘉措。

    祁玉心情说不的多好,也算不上不好。

    起起伏伏的,更多的是想回去。

    回去就不用担心会在宫斗里被倾轧,虽说后世也不是完全的平等公平,依旧有一些看不见的阴暗。

    但是最起码比现在自由光明了很多。

    年氏再来的时候手里端着姜水,年氏身后的丫头手里拿着一套衣服。

    仓央嘉措摆摆手。

    并没有用年氏带来的东西。

    从身上摸出一个葫芦瓶子,把瓶子放在托盘上,看向年氏:“这是贵人所需的,一共180粒小丸子,夜间睡前温水冲服,时间一到自然会心想事成。”

    仓央嘉措说完,就离开了年氏这里。

    外头的雨水已经变的小了起来。

    仓央嘉措的身影慢慢跟后世书卷里融合到一起。

    也无风雨也无晴。

    祁玉达成目的,跟仓央嘉措说上了话,心满意足的从年氏这里离开。

    年氏呢,也开怀的很,她需要的药,终于到手了。

    夜里温水冲服吗?记在心里,嘴角露出恬淡的笑。

    祁玉走回兰芳阁,地面上的雨水已经漫过了鞋底,即使踩着花盆底,脚丫子也被雨水浸泡了。

    回到兰芳阁,脚上已经变成皱巴巴白惨惨了,即使这样,也得用热水沐浴一番,不然……

    淋了雨若是生病了,那就是在是不划算。

    祁玉从不会在身体上亏待自己。

    泡了药汤,盖上被子睡一觉。

    夜里醒来,听见满儿跟葛金谈话声。

    声音沉沉,烛光跳跃,祁玉心里升起一种孤寂感。

    就算有满儿,有葛金……她也是孤单的,有太多的话得憋在心里,不能跟人言语。

    不郁闷才怪呢!

    穿上衣服,一个人往外面走去。

    葛金跟满儿说的欢喜,祁玉脚步放的轻松,竟然没人知道。

    这个时候,祁玉需要的是安静!并不需要被人陪伴,越是陪伴越是孤独。

    白日里才下过雨,但是现在,皎月悬挂在天上。

    竹林里幽静的很,一个人影也没有。

    这个季节的笋,也全都是有些老的。地上冒出来的笋尖,带着一股子的清香。

    蹲在地上,衣服被泥土踏湿。

    捧着下巴,祁玉往荷塘看去。

    盯着河里的水,轻轻笑了一下。

    荷塘平静如镜子一般,倒映出一张年轻的面庞。

    捏了一下自己的大腿,还是会疼的,这不是做梦,而是真实的世界。

    一个人偷偷摸摸的跑了出去!

    恍过神来,祁玉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若是被兰芳阁的人发现她不见了。

    不得翻天吗?矫情的心里可以有,这次也可以被原谅,但是以后呢,还是谨慎一些的好。

    祁玉快速往兰芳阁回去。

    果然……

    里头已经翻天了。

    里头的太监丫鬟走来走去的,连角落的地面都瞧了好几次。

    祁玉嘴角抽搐一下,她又不是猫儿,怎么可能躲在墙角数下。

    这个大的一个人……

    看来真的是慌成傻子了。

    走进兰芳阁的一瞬间,被满儿给看见。

    满儿就跟肉弹一样对着祁玉冲了过来,祁玉心里慌得很。

    满儿的速度很快……

    俨然一直橘猫。

    胖菊的威力是一般人想象不到的。

    抱住的一瞬间,祁玉身子摇晃一下,满儿赶紧把人给扶好了。

    这才没有出丑躺在地上。

    “格格,您没事儿吧,都是奴婢不好,没有随身伺候着。”

    “……”小满儿越来越会说话了。

    抢先责怪自己。

    看来是真的有进步了。

    回到花厅,接受阎德善,葛金挨个的宽慰,祁玉心里更是一言难尽。

    看来以后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