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小一 作品

第169章 当年的姘头?(1)

    缪寒酥全程冷笑,怎么可能会相信他的鬼话?

    “呵,没骗过我?许若舟不觉得脸很疼吗?不说别的,就说你把我带到言懿寒身边这件事,难道不是骗我吗?”

    缪寒酥最后似乎也是被激怒了的样子,吼着它的说:“我最后给你解释一遍,我当初是喜欢你,真切的喜欢,拒绝你,是因为年纪还小,所以不想有不好的影响,我认为以后你可能会有喜欢的女孩子,也许就不一样了,二十岁,我本就打算答应你了,因为我也已经二十岁了。”

    “是你……”缪寒酥自己说的,最后都有点哽咽了,根本就没在乎周围的人的目光,咬牙切齿的“是你自己毁了这一切,现在反过来说我的不是?你还敢说,我在你心目中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你自己吧。”

    “我……”

    感觉被反驳得无话可说,许若舟只好惭愧的低下了头,但与此同时,他也了解了缪寒酥心里真正的想法,知道她这辈子都不可能原谅自己了,看来自己一开始的想法就是错的,他回不去了,他们......回不去了。

    要说他不后悔吗?那是不可能的,可是现在后悔有什么用呢,不会原谅就是不会原谅,错过了就是错过了,他不奢求了,是他不了解自己的爱的人,但是这不表示他愿意放下自己被言懿寒耍着玩的事实。

    酥酥,对不起,因为我们回不去了,所以,对付言懿寒,就不要怪我利用你了。

    缪寒酥不知道许若舟心里在想什么,可是看着他愧疚的样子,也不想再多说什么了,缓和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说:“跟我回去,跟师傅道歉。”

    许若舟似乎没在想,有似乎是想好了,就回应了一个字:“好。”

    缪寒酥对于他的回答有些发愣,他答应了?没有犹豫?不怕断手断脚?还是被她说的话给洗脑了?真的觉得惭愧了?

    看着缪寒酥突然愣住,许若舟疑惑的问了一句:“怎么了?”

    是他脸上粘东西了?还是他的反应太奇怪了,他说好,她不满意吗?

    被提醒得反应了回来,缪寒酥回复正常的脸色,平静的回应了说:“没什么。”

    为了让自己的反应看起来正常,许若舟带着期待的问了一句:“我们……还有机会做朋友吗?”

    缪寒酥就奇了怪了,反问了说:“你还会想和我做朋友?被我羞辱吗?不要自尊吗?”

    许若舟的反应很不正常啊,即便,这一切都像是愧对她的样子。

    许若舟似乎很真心的说了一句:“这是我欠你的。”

    是的,从头到尾,他的表情似乎都没有变,一直都是坚定的样子,让她不能有怀疑的感觉。

    可还是一个心里的伤害,哪会那么容易修复,一个道歉就完事?

    “不必了,跟我出来吧。”

    她的语气已经很平淡了,不想再有什么情绪波动了,深呼吸,直接起身,示意他跟她出去。

    许若舟没有着急的跟了上去,看着她的背影,很小声的说了一句:“酥酥……”

    这个背影,以后他再也没有办法触碰到了。

    两人一前一后距离不算太远的走了出去,根本就不知道之前已经有人将他们的照片都给拍下来了,背后有一阵阴风吹过。

    -

    谬简渊一直在车里等着,没有下车,车子也是停在路边的停车位上,见缪寒酥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