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老鬼 作品

第八十五章:过去的故事

    听到这一句话,丘三皮似乎想起了什么,猛的停下脚步,低声道:“难不成,你说他们三人是....”

    两人同时沉默下来,埋头朝丁院走去。

    此事牵扯到一件旧事,虽很少有人愿意提及,但偶尔会出现民间酒楼说书人的故事里。

    九百多年前,皇子天一箜年少立大志,单人单马游荡东荒,少年的他意气风发,也重情重义,因此结交了许多能人异士。

    与之交往甚密的有十二人,每个人都是当时的一代天骄,而青武内院恰有三人在其中。

    内院中,古武院大弟子白术,一套兽王拳堪称绝顶,被人称为兽王;古战院大弟子许帝,一把重刀加上火爆脾气,几乎无人敢于争锋,人称黑脸判官;丹阁的大弟子甫单梓,炼丹之术罕有同辈超越,被称之为小丹圣造化手。

    十二人因天一箜才互相结识,最后拜为异性兄弟,感情可以说好到极致,能为其一言就赴死的那种。

    霜州起兵后,天一箜判为反王,人人得而诛之,但十二人却未曾叛离。

    也就在起兵后的第三个月,洪帝挥兵北上,誓要踏平整个霜州,而十二人也应反王密邀前去助阵。洪帝率兵杀至,一场血战之后八百万大军亡命落马滩,十二人中只有寥寥四人逃了出来,另一人也在不久后不治而亡。

    反王血案后,本该将十二人背后势力连根拔除,可又因十二人的势力牵扯甚广,这才免去血洗的命运。

    不过,三个活下来的可没那么幸运了。洪帝亲自出面,欲治其死罪。

    青武内院丹阁的一位老祖出面硬抗洪帝九掌,又自封心脉,这才将三人的性命保全。自此之后,青武不再被圣庭看重,实力和名声也是一落千丈。

    三人自此埋名不再出世,而这三人便近在眼前。

    此事向来被青武视为忌口,内外院很少有人提及,若不是白木情绪波动下说漏了嘴,她二人不可能想起来。

    半刻钟前,洛尘钻被拽进石屋内,对外面发生的一无所知。

    “徒儿,去将铜鼎挪到一旁。”甫孜孜情绪恢复平静,不过眼中仍能看出缕缕失神。

    洛尘不敢多问,连忙上前将其挪开。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铜鼎所占据的地方恰好能躺下一个人,四周的九龙火口各守一个方位,正对人体九宫位。

    将许狄水轻放到中央后,甫孜孜也盘膝坐在对面。

    此时的他丝毫看不出平时懒散的模样,一种温文儒雅但又格外严肃的气场充斥在房间里。

    “我接下来说的每一个字,做的每一个动作都要牢记在心。”没等洛尘有所反应,他双手就缓慢的在半空滑动,九龙火口随着手间的动作逐渐喷出九道炽热的火舌。

    “..有山名为仓央,遗族称芫...围火生...談火为食,控火为引...”

    “有法十八,拘灵而化火式为一,引灵而纳火式为二....火分而合,火引而散式为末...”

    他口中轻念着生涩难懂的古语,手底下变换着复杂的手势,而九道火舌也随着他的举动钻进了许狄水的体内。

    顿时,火焰所过之处尸气消散,暗灰的血肉快速恢复红润之色。

    可就在这时,消散的尸气快速凝结成一道微小的龙爪,然后不动声色的抓向一旁的心脏。

    “哼,雕虫小技。”

    甫孜孜双眼冷光乍泄,手饰猛的一变,九道火舌聚成一个手掌,轻轻一握便把残余的尸气捏碎。

    这一声冷喝也将洛尘惊醒,不知不觉中他竟陷入失神状态,不由大感羞愧。

    此时,尸气已完全拔除,甫孜孜取出一粒金丹捏碎撒在伤口上,这才挥手撤去火势。他抬头轻笑着问道:“说说吧,先前记住了几种手法,又记住了几句心法。”

    “弟子....”

    洛尘第一次感到如此羞愧,挠头苦笑道:“弟子失神了,刚才一式一句都没有记住。”

    “哈哈...哈”

    可谁知,甫孜孜出乎意料的仰头大笑,并没有半点责怪之意,道:“好,好,好,孺子可教也。”

    大笑几声也就罢了,这三声叫好是为何意,难道他已经到了放弃治疗的地步。“师父,您这反应很打击徒儿的积极性哎。”洛尘摊了摊手,很无奈的盘腿坐在地上,装作一副苦闷的样子。

    “臭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甫孜孜苦笑着摇了摇头,神秘兮兮的说道:“等你些时日自然会知晓为师这是何意。”

    “愣着干嘛,还不过来把他抬回房价去。”

    洛尘连忙起身见许狄水并无大碍后,方才一直悬着的心也逐渐放了下来。

    不大一会,两人才把许狄水安置好后。突然间,洛尘发现原来自己提心吊胆的忙碌一天,身心会如此疲惫。

    匆匆告别之后,洛尘托着沉重的眼皮,躺在床上慢慢的失去了意识。

    恍惚中,他好像又身处闹市,耳边喧嚣不断,汽灯险些绕花了眼,又好像,他身处莽荒,四周古木横生,头顶有佳人的催促声。

    可不管怎样的场景,都只是一闪而过,很快,他好像已经度过寥寥前半生的光阴。

    不知为何,画面定格在了半刻前刚跨进石屋内的那一幕。

    突然,画面中甫孜孜邋遢的形象大变,破烂的长袍变成了淡青的儒衣,蓬乱的头发收拾的干净利落,看上去完全变了一个人。

    这时,虚影徐徐张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