乃去 作品

第十六章 寻找的方式

    大宋奸臣第十六章寻找的方式齐献瑜走后,唐宁便独自一人靠在墙边坐着。

    刚才有人陪他说话,注意力还能分散一点。齐献瑜一走,肩头那股疼痛便如潮水般袭来。

    唐宁咬着牙想要站起来,但双腿发软,使不上力。唯一的一只右手,还在不停的发颤,抓起东西来,都费力的很。

    深深的出了一口气,唐宁仰起头看着房梁,等待身子恢复力气。

    外面又是一阵大乱,唐宁担心那些身份不明的敌人会寻到这里来,便一下一下的往屋里面蹭,最后藏在了床底。

    过了也不知道多久,直到唐宁有些困意,才听到有人喊了一句。

    “快去这里找找!一定要把督运使大人找到!”

    “是!”

    听到这阵声音之后,唐宁大喜,连忙用尽吃奶的力气吼道:“我在这里!在这里!”

    “那边有声音!快过去看看!”

    脚步声越传越进,唐宁努力的把头从床下伸出来,然后望着面前的郭安,十分的感动。

    这个时候他已经不想去纠结郭安那个糟糕的想法了,这家伙能把自己救出来,就足以将功抵罪了。

    郭安见了唐宁扑通一声便单膝跪在地上道:“末将来迟,望督运使大人恕罪!”

    唐宁连忙道:“没关系没关系,你来找我我就很感动了……来搭把手,我受伤了,身子没力气。”

    郭安闻言赶忙把手中兵器放在一旁的厢兵手里,见到唐宁缠着布巾的胳膊,不敢使力,就叫另一个厢兵,一个抬头,一个抬脚把唐宁从床下抬了出来。

    天边刚泛起鱼肚白,趁着光亮,郭安看见唐宁那张脸已经苍白的不像样子。

    “督运使大人,您伤的不轻,末将这就护送你回山下营寨休养!”郭安说罢就要架着唐宁走。

    然而唐宁却喘了几口气说道:“不行,山上还有我的熟人在,得去帮他们。”

    郭安急道:“督运使,您是不知道现在山上乱成了什么样子。

    咱们一路上过来十八岗二十六寨共同发动了这次袭击,然后由于九斗山的人什么力没出,趁乱把好东西都抢走了,这些人心中非常不平,就又集结在一起杀上九斗山来了。

    要不是孙大人机灵,见山上有火光,立刻回来搬了救兵,您这时恐怕都要在乱军之中丢了命呢!

    快走吧!这里呆不得!”

    唐宁摇头道:“人找不到,我不走。况且此时形势已与刚才不同,方才我手无寸铁,身边又没人保护,我能把命留下来已经颇为不易。

    但如今你们这些猛士守在我身边,我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被人夸猛士了,郭安倒是没什么,但那十几个厢兵无不是昂首挺胸,这辈子就没人这么夸过他们。

    一个个心中暗下决心,一定要把督运使给保护好。

    郭安叹了口气,无奈的道:“不知督运使大人要寻之人现在何处?”

    唐宁苦笑道:“我也不知道,总之哪里乱咱们就先往哪里去吧……对了,你们这次来了多少人?”

    “不多,才刚刚八百,不过都是精锐。毕竟山下的粮食车队还需要人保护,转运使大人和刘公事都留在

    了山下。”

    唐宁点头道:“那这样,咱们一边走,一边集结人手,最好不要分头行动。”

    郭安无奈道:“末将又何尝不是这样想?但那宣节校尉方永自视甚高,又急功近利,已经带了六百人不知去了什么地方。

    末将手头只有二百,集合起来的话,也快,他们都在附近搜索呢。”

    唐宁又喘了几口气,空气中弥漫的燃烧味道让他觉得胸口发闷:“既然这样,那就先把你的二百人集结起来,咱们一起推进。

    等见了方永,我再下令就是了。我这个督运使,还是有几分权力的吧?”

    “这个自然是有的。”郭安连连点头,然后一摆手,便有厢兵跑出去,扯着大嗓门吼道:“集合!集合!”

    随即,集合的声音便从四面八方响起,然后便是一阵乱糟糟的脚步声。

    待到脚步声停下,郭安架着唐宁出了门,院里院外都站满了人。

    唐宁低声道:“你来说吧,我一喊,这肩膀头就疼的厉害。”

    郭安点头,然后站在比平地稍微高一些的台阶上大喊道:“咱们现在要往战场前进!督运使已经找到了,接下来就是找到那辆车军备!

    弟兄们,都加把劲!转运使大人可是说了,如果人和东西都找到,回去之后可是重重有赏!”

    “是!”一帮人高呼一声,然后便转头一齐前进。

    手持大盾的士兵顶在最前面,弓手就组成了第二排。手持短兵的就围着唐宁和郭安成了一圈,最后两排分别使用长柄武器的士兵和另一队小盾兵。

    从阵势上来看,郭安说这些人都是精锐,一点错都没有。厢兵在遭遇战时,很少有能够摆出这种阵型的。

    因为唐宁的脚步无法太快,所以整个队伍的前进速度就很慢。

    不过这样也有好处,没人愿意来找这么一支队伍的不自在。趁着他们慢腾腾的前进,能绕开的都选择了绕开,实在绕不开的,就只好躺在地上装死,等他们过去再爬起来继续作战。

    由于有了官兵的介入,山寨上的战斗很快就接近了尾声。

    十八岗二十六寨的人在短短半个时辰不到的时间里面没讨到什么好处,只能带着人灰溜溜的跑路。

    这一次他们可是元气大伤,不仅袭击押运车队死伤无数,之后攻击九斗山,也是废了好大的劲却没什么收获。

    几个领头的为了逃跑,甚至还没有通知自己奋力作战的手下,于是山寨上的乱局正在逐渐平息,负隅顽抗者的下场都不怎么好。

    眼见周围的强盗越来越少,却未见齐